偵查取證勿要混淆“指認”與“辨認”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20 14:05:15

 作者:董軍?賈騰云  

在刑事偵查活動中,偵查人員經?;嶙櫓缸鏘右扇嘶蟣緩θ?、證人對與案件有關的特定場所、物品、人員等進行辨認,然而有些辨認活動往往與司法實踐中通常被稱為指認的一種活動相混淆,應予以區別。

指認是指在刑事偵查活動中,為了收集證據、查明案情,在特定情況下,偵查人員組織有關人員(被害人、證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對與犯罪有關的特定人員、物品、影像資料等進行確認的活動。指認具有查證犯罪的功能性特征。此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下稱《解釋》)第90條第2款第5項規定,辨認筆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辨認中給辨認人明顯暗示或者明顯有指認嫌疑的。因此,指認還有“偵查人員在辨認過程中對辨認人采取的一種誘導式、指規式違法取證方式”的含義。指認在司法實踐中通常適用于以下幾種情形:

一是被害人或者其他在場見證人員對犯罪嫌疑人的當場指認。這是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的公安機關在緊急情況下先行拘留的一種情形。即在發生刑事案件后,公安機關偵查人員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在經過被害人或者在場親眼看見的人對實施犯罪的人進行指認后,公安機關對現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可以不出示《拘留證》而先行拘留。

二是在特殊情況下,被害人或者證人(包括同案犯)對犯罪嫌疑人(或者其他涉案人員)進行指認。實踐中該情形多見于被害人、在場見證人、同案犯或者熟識涉案人員的人對監控錄像或者手機視頻等視聽資料中涉案人員的身份進行識別、確認。如張某盜竊案,張某在盜竊一部華為手機后以人民幣700元出售給其老鄉崔某。在張某被抓獲后,崔某作為本案的證人對張某在多個村莊中活動的監控錄像進行了指認。再如,劉某故意毀壞財物案。劉某與房東蔣某因返還租房期間的添置物補償發生糾紛,后劉某趁蔣某將車停在馬路邊之機,通過刻畫、用強力膠粘反光鏡、車門把、雨刷器等方式對其車輛進行毀壞。案發后,偵查人員安排蔣某對從現場調取的監控錄像中出現的一名藍衣男子(劉某)進行指認。

三是無法找到合適的辨認陪襯物,以及在不及時進行指認導致證據有可能滅失的緊急情況下,對與犯罪行為有密切聯系的相關物品進行指認。如溫某等3人非法經營案,公安機關接報警稱有人在某村一出租房內非法存儲汽油對外出售,民警隨即趕赴現場將溫某等3人查獲。為及時固定證據,民警組織溫某等人對出租院內的一輛白色金杯車、一個加油機、一個微信二維碼及所銷售的2桶半油狀液體進行指認,最終確認上述物品為涉案物品。

在指認適用中存在容易與辨認混淆,以指認代替辨認的問題。辨認和指認的主要區別在于辨認的對象往往會有一定數量的陪襯物,而指認的對象是特定物。但是,對于某些特殊情況下的辨認也可以不選取其他陪襯物?!豆不匕燉硇淌擄訃絳蜆娑ā返?50條至第253條對辨認活動作了較為詳盡的規定。其中,第251條規定:“對場所、尸體等特定辨認對象進行辨認,或者辨認人能夠準確描述物品獨有特征的,陪襯物不受數量的限制?!筆導?,常見的情形是把指認當成辨認,并將指認活動以辨認筆錄的形式予以固定,從而影響到對相關證據的收集、固定及效力。

此外,指認可能演變為違法取證的一種手段。根據《解釋》規定,筆錄內容有“辨認中給辨認人明顯暗示或者明顯有指認嫌疑的”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但由于破案心切、急于固定證據的心理支配下,在辨認活動中可能會作出給辨認人提示、暗示甚至指供的違法行為。如叢某、高某容留賣淫案,在看守所內組織高某對賣淫女包某進行辨認時,通過辨認錄像可以看到民警拿著辨認照片問“是第四個嗎”?即屬于指認的違法行為。

筆者建議,指認應適用規范化的路徑。在偵查活動中,對于需要說明的工作情況和工作過程在無法通過現有刑事法律手續及法定證據形式呈現的情況下,公安機關一般采用工作(情況)說明的方式予以解決。說明性材料由于從內容到形式都具有較大的靈活性而被廣泛應用。正確使用說明性材料,對案件事實的認定具有輔助證明作用,對于確保刑事案件訴訟程序順利推進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由于其使用過多過濫,實踐中逐漸出現了“以說明代替偵查”方式怠于偵查,以及因工作(情況)說明的形式隨意、內容含糊致使效力低、不作為證據使用等問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其效能。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第25條規定,現有證據材料不能證明證據收集合法性的,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關偵查人員出庭說明情況。不得以偵查人員簽名并加蓋公章的說明材料替代偵查人員出庭。該規定對于工作說明、情況說明等說明性材料的效力提出了限制性要求,也表明當前對于說明性材料的使用亟待加以規范。

為規范公安機關的指認活動,保障指認的效力,當前應明確關于指認類說明材料的含義、效力??梢園閻溉獻魑ㄖ觳櫚囊恢址絞?,并且通過“敘述類工作說明”的形式予以體現,其基本效力是證明公安機關辦案過程以及證據收集過程的客觀性和合法性,以對案件事實的認定起到輔助證明的作用。同時,也要限定使用范圍。鑒于實踐中指認存在的諸多問題,筆者認為,對于指認應當在以下幾種情形下采用:對確定偵查方向、查明案件事實具有迫切的必要性且無法通過辨認實現的;需要被害人或者其他在場見證人員當場確認犯罪嫌疑人的;在特殊情況下,被害人或者證人(包括同案犯)需要對犯罪嫌疑人(或者其他涉案人員)進行確認的;無法找到合適的辨認陪襯物,以及證據有可能會滅失的緊急情況下,對與犯罪行為有密切聯系的相關物品進行確認的。在文字記錄的同時,應當利用錄音錄像設備或者現場執法記錄設備對指認活動進行全過程視音頻同步記錄,具體方式可以參照《公安機關訊問犯罪嫌疑人錄音錄像工作規定》《公安機關現場執法視音頻記錄工作規定》執行。結合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被害人、詢問證人工作,以筆錄的形式對指認活動予以固定、展示,以相互印證的方式保障合法性、提高效力。

(作者單位: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