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政的故事(二十三)
——共和國法治建設的側影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法學院
發布時間:2019-09-25 09:55:20

▲ 周枏(1908-2004)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70周年華誕,在我們所走過的日子里,既有取得成功時的歡樂,也有遇到挫折時的沮喪,正是在這歡樂和沮喪中,我們日益成長。新中國所走過的法治道路也同樣如此。從今天起,本報將連載1982年2月入華政讀研、且曾擔任華東政法大學校長的何勤華教授的系列文章:“華政的故事”,通過華政這所法科大學近70年的發展歷程,折射出新中國法治建設不平凡的進程。

□ 何勤華

華政的傳承:復旦大學的遺產(下)

復旦大學先行并入的還有大夏大學和暨南大學的法科。

據百度百科介紹,1924年6月,廈門大學發生學潮,三百余位師生為爭取民主辦校而奔赴上海籌建新校,這就是大夏大學。

學校建立后,先后設5個學院:即文學院,理學院,教育學院,商學院和法學院。法學院下設政治系、經濟系、法律系。由于地處上海,因此,大夏大學聘請了一批社會名流作為自己的校董,如吳稚暉、邵力子、汪精衛、孔祥熙、何應欽、孫科、居正、王正廷等,而教授也都是著名人士,如馬君武、何昌壽、郭沫若、田漢、何炳松、吳澤、姚雪垠等。而這些校董、教授中間,許多都是當時中國知名的政法學者,如汪精衛、居正、王正廷等。良好的辦學實力,使得大夏大學獲享“東方的哥倫比亞大學”之美譽?! ?/p>

1949年上海解放后,大夏大學也經歷了巨大的變化。1951年10月,在大夏大學原址上,大夏大學文、理、教育學科與光華大學相關系科合并成立了華東師范大學,成為新中國創辦的第一所師范大學。

大夏大學建校27年,培養學生近20000名。包括一批為國為民的有識之士,如翻譯家吳亮平、戈寶權,同濟大學原校長江景波,上海市人大主任葉公琦,作家姚雪垠、歷史學家陳旭麓,電影導演陳鯉庭,兒童文學家陳伯吹、任溶溶,古典文學評論家王元化,青銅器專家馬承源,等等。

而大夏大學的法科教育,也與中國法治建設相關。一方面,她培養了兩位在30年代為了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而獻出生命的法律人,他們是陳訓濤和汪曼生。另一方面,是培養了后來擔任華東政法學院院長的雷經天(1904-1959)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的華聯奎(出生于1927年)。

至于在大夏大學法科執教的法學界著名人士,也不在少數。如法律史學家丁元普(1888-1957),國際法和訴訟法專家、出席1946年5月至1948年12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日本甲級戰犯的中國檢察官向哲濬(1892-1987),憲法學大家薩孟武(1897-1984),國際法學家、法律教育學家孫曉樓(1902-1958),著名刑法、刑事訴訟法和法律教育家陳樸生(1910-2000),等等,都曾在大夏大學擔任過教授。

暨南大學的前身是1906年清政府創立于南京的暨南學堂。1907年3月,暨南學堂正式開始招生。首批學生21人,全部是爪哇歸國的僑生,原籍大部分為廣東。1918年3月,暨南學堂更名為“國立暨南學?!?。同年5月,學校決定在招生有余額的情況下,可以接收國內學生。1923年,為了適應學生的增多,并創建大學部,暨南學校從南京遷到上海的真如。1927年6月,鄭洪年擔任暨南校長后,將商科改為商學院,并增農學院、文哲學院、自然科學院、社會科學院和藝術院5門,成為當時唯一的華僑大學——國立暨南大學。

因日本侵占上海,1941年12月,暨南大學轉遷到福建建陽??拐絞だ?暨南大學于1946年遷回上海。1949年6月,暨南大學被接管。8月20日,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發表軍教字第一號命令,將暨南大學原有文、法、商及理學院分別并入復旦及交通大學,地理學系并入南京大學,人類學系并入浙江大學。暨南大學停辦(1958年在廣州恢復)。

暨南大學法科,在民國時期享有很高聲譽。一些著名法學家都曾在暨南大學學習或工作過,如當時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教務長盛振為(1900-1997),就在暨南大學擔任過教授訴訟法和證據學的教師;著名法制史學家、商法學家和華僑問題專家、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丘漢平(1904-1990),也曾長期擔任暨南大學的講師;而著名行政法學家、法律活動家白鵬飛(1889-1948),就在20世紀20年代末,出任暨南大學校長。

筆者的導師、全國外國法制史研究會的創始人之一、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徐軼民,當年也考入了暨南大學法律系讀書,后來因為暨南大學法律系并入了復旦大學,所以他最后是從復旦大學法律系畢業,然后來華政工作的。當然,更為大家所熟悉并為暨南大學帶來榮耀的,就是我國著名羅馬法專家周枏。

周枏出生于江蘇溧陽歌歧中村,1926年考入中國公學大學部商科學習銀行會計。在校期間,周枏選修了商法。1928年8月,經校長胡適等人幫助,周枏前往比利時魯汶大學學習羅馬法。1934年11月,周枏回國在持志學院法律系任教,并寫成一部30萬字的羅馬法講義。之后,在經歷了湖南大學、廈門大學的教職后,周枏又回到了上海。在暨南大學和上海法政學院繼續講授羅馬法,同時擔任暨南大學法學院院長。新中國建立后,周枏被視為“舊法人員”,一直沒有受到重視,人生經歷也很坎坷。1978年改革開放以后,周枏受邀擔任安徽大學法學院的教授,從而使他的羅馬法研究成果為學界所共享。

以上,我們比較系統地梳理了在復旦大學法律系和政治系并入華東政法學院之前,被復旦先行合并的同濟大學、英士大學、光華大學、大夏大學和暨南大學的政法科教育的基本情況,由于這些大學政治法律教育曾經輝煌的歷史,以及對中國近現代政治法律教育、法和法學的發展所做出的貢獻,也由于我們許多人,即使從事法學研究和法學教育的學者,對這些歷史也不是太清楚。所以,筆者花費了較多筆墨,進行了較為詳細的敘述。

總之,回顧以上包括復旦在內的6所大學法科教育的歷史,我們應該深深感謝復旦大學政法科,她為華政的建立,留下了豐厚的遺產,使華政可以在一個比較高的起點上向前發展。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