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璟敦促如實作證糾冤案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9-25 15:17:16

劉文基   

唐朝名相宋璟(公元663—738年)任職武后、中宗、睿宗、殤帝、玄宗五世,在任52年。與姚崇(曾任武后、睿宗、玄宗三朝宰相兼兵部尚書)同心協力,將內憂外患的唐朝,建成為政治、經濟、文化、軍事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的大唐帝國,史稱“開元盛世”。史書一向“姚宋”并提,《新唐書·姚崇宋璟傳贊》稱“崇善應變以成天下之務,璟善守文持正?!?/p>

武則天長安年間(公元701—704年),張易之深受武后寵幸,為所欲為。張易之看大臣魏元忠不順眼,就誣告陷害,指控魏元忠說皇上的壞話,對皇上不忠誠。張易之還挖空心思,提出鳳閣舍人張說可以作證。這可將張說置于兩難境地,不按張易之的安排,便得罪了張易之。接受張易之的安排,又對不起魏元忠和自己的良心,也害怕事情敗露,受到國家法律的懲罰。

宋璟看透了張說的心理,就對癥下藥開導張說:一個人活在世上,道德名譽是至關重要的。蒼天有眼,一切事情都不可能瞞天過海,最終會真相大白于天下。不要擔心不服從別人的安排作偽證而遭到迫害,作為宰相,我會極力幫助受脅迫者的。維護公正,拒不作偽證,最終會留名史書的。

宋璟的一番話,徹底打消了張說的顧慮,喚醒了他的正義感和良知。最終張說不但沒說魏元忠的壞話,還實事求是地指出魏元忠是個赤膽忠心的人。作為關鍵證人,張說的證言一錘定音,案情真相大白,魏元忠得以保全性命。宋璟對癥下藥,讓張說實事求是作證,既挽救了魏元忠的命,也維護了法律的公正。

時至今日,證人不愿意作證,仍然是困擾司法工作的難題。為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應當保障證人及其近親屬的安全。對證人及其近親屬進行威脅、侮辱、毆打或者打擊報復,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夠刑事處罰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薄噸謝嗣窆埠凸袷濾咚戲ā返諂呤奶豕娑ǎ骸爸と艘蚵男諧鐾プ髦ひ邐穸С齙慕煌?、住宿、就餐等必要費用以及誤工損失,由敗訴一方當事人負擔。當事人申請證人作證的,由該當事人先行墊付;當事人沒有申請,人民法院通知證人作證的,由人民法院先行墊付?!鋇蛭種衷?,還是有人不敢挺身而出,仗義執言。這既需要普法教育,提高公民法律素質,也需要辦案法官因地制宜,對癥下藥,打消證人的各種顧慮,讓證人如實作證,不作偽證。

宋璟不畏權貴,嚴格執法,令人敬仰。不要說等級森嚴的古代社會,就是依法治國的今天,嚴格司法仍然需要勇氣與擔當。作為人民法官,我們更要公正司法,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作者單位:甘肅省民勤縣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