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美麗鄉村建設略論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9-26 14:05:37

張海龍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目標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領域一場廣泛而深刻的變革,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方面。在全面依法治國大背景下,基層治理法治化作為國家治理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顯得尤為重要,特別是農村牧區法治化,更是基礎當中的根基。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人民法院立足當地實際,緊緊圍繞鄉村振興發展戰略,積極探索基層治理新模式——“法治美麗鄉村”建設,努力構建自治、德治、法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維護鄉村和諧穩定。

一、“法治美麗鄉村”建設的意義

法治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法院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關鍵參與者”,在推進法治鄉村建設過程中有著重要的作用和意義。穩步推進“法治美麗鄉村”建設,一是將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社會治理的最好辦法,就是將矛盾消解于未然,將風險化解于無形?!甭涫?、落小、落細的具體表現。圍繞護航鄉村振興戰略,大膽創新構建的“法治美麗鄉村”模式,同樣是對2019年6月12日至13日在南昌召開的全國高級法院院長座談會會議精神的深刻理解與嚴格落實。二是進行鄉村糾紛訴源治理的有效手段。以新時代楓橋經驗為指引,法院引導推動各多元解紛主體下沉解紛資源到鄉鎮網格,引導基層群眾依法理性表達訴求,指導人民調解、行業調解、行政調解等化解鄉鎮糾紛,將訴源治理主動融入社會治理和平安建設中,實現糾紛化解源頭治理。三是強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有力推手。圍繞“法治美麗鄉村”建設,積極主動向黨委匯報,爭取人民政府及旗委政法委等綜治單位的支持,拓寬糾紛調解渠道,構建人民調解、行業調解、行政調解、律師調解、法官調解于一體的立體化、全網式多元調解工作格局。

二、“法治美麗鄉村”建設工作做法

我們此次推行的“法治美麗鄉村”模式,旨在將村民調解組織主持下達成的調解協議賦予司法強制執行力,通過司法確認將調解成果固化下來,限制了當事人的反悔權,用業內強制執行權給“民間法庭”的調解協議上了一道保險。同時,我院還將在選定的農村選派法治指導員,主動參與指導村民調解組織的調解活動、參與村級組織自治活動,使村民自治在法律和政策的框架內運行。為“法治美麗鄉村”建設扎實推進,經院黨組研究,基層人民法庭和院內民商事審判庭依托法庭、巡回審判點、矛盾調處中心等載體,積極開展巡回審判,服務農村當事人,將誰執法誰普法真正落地,切實起到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目的。

三、矛盾調處中心工作模式

在具體的操作中,我院將指導涉事村民遵循“三次分流”的模式逐步化解各類疑難雜癥。如有糾紛村民到村民說事室進行登記,村民調解組織進行化解,這是第一次分流。如果糾紛不能化解,經村民調解組織合議后,報鄉鎮矛盾調處中心,鄉鎮根據糾紛性質,整合資源,法治指導員(法官)適時介入,進行綜合調處,這是第二次分流。仍不能調處的,經鄉鎮矛盾調處中心合議,報旗級矛盾調處中心予以調處,這是第三次分流。經過三次調解仍不能調處的,引導進入訴訟程序,實現矛盾糾紛化解全過程始終在法治軌道內運行不跑偏。此舉助力鄉村振興,助推美麗鄉村建設,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一竿子插到底,讓新時期楓橋經驗在準格爾大地生動實踐。

(作者系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人民法院院長)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