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是成立敲詐勒索罪未遂還是中止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9-26 14:05:37

姜 棟 張晶晶

【案情】

被告人趙某、周某、李某等人預謀在被害人孫某酒后駕車過程中,對其碰瓷實施敲詐。某日晚,趙某、周某邀請被害人孫某共同聚餐,李某在飯店外等候消息。飯后,被害人孫某酒后駕車離開,李某立即尾隨,待被害人孫某行駛至某路段時,李某故意與被害人車輛相撞,致使雙方車輛不同程度損害。被害人孫某遂聯系趙某、周某到事故現場進行調解,李某以被害人酒駕要報警為要挾,與趙某、周某“討價還價”后向被害人孫某索要1萬元私了費,但被害人孫某只愿意支付5000元。趙某、周某、李某認為數額太少不愿接受,遂不再索要5000元私了費,趙某、周某離開現場,李某在現場報警,按交通事故處理。

【評析】

本案對被告人趙某、周某、李某以惡害相通告向被害人孫某實施脅迫行為的定性沒有異議,關鍵在于本案的犯罪形態如何認定。

第一種觀點認為,三名犯罪嫌疑人成立敲詐勒索罪未遂。理由是被告人犯罪未能得逞,其終止犯罪也并非出于悔罪目的,而是因為被害人所能承受的私了費不能達到被告人的預期,使得被告人未能實際取得財物,應當認作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第二種觀點認為,三名犯罪嫌疑人成立敲詐勒索罪中止。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第一,不能將被害人拒絕交付私了費等同于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按照通說,對不屬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著手實施犯罪或未得逞的,成立犯罪中止。但在司法實踐中,完全不被外界事實觸動而產生中止動機的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本案中,被害人孫某拒不接受1萬元的私了費,致使被告人認為數額不能達到其最低要求,從而放棄繼續實施犯罪,雖然是引起行為人中止犯罪的原因,但不能一概當作行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行為人欲拐賣婦女,但被害人苦苦掙扎和哀求,行為人雖然可以實施拐賣行為但自愿放棄,就應當認定具有中止的主動性。

第二,不能因為存在客觀障礙就否認被告人中止的主動性。本案中,被害人孫某的態度是被告人實施犯罪的客觀障礙,被告人對此也有明確的認識,但關鍵在于該客觀障礙是否足以阻止被告人繼續實施犯罪。本案中,被害人孫某并非完全拒絕交付私了費,其只是認為費用太高不能接受,并且明確表示最多接受5000元私了費,此時的被告人客觀上仍然可以繼續實施犯罪并且既遂,在有選擇余地的情況下,被告人選擇放棄犯罪。同時,敲詐勒索的威脅方法不要求具有當場性,被告人現場報警,使得事后亦不可能再以酒駕相威脅索要私了費,說明被告人已經徹底放棄此次犯罪的犯意。

第三,不能因為被告人放棄的動機不純就否定被告人中止的主動性。有觀點認為,被告人放棄犯罪并非是因為認識到自己的行為違法或者對被害人產生同情,而是因為私了費的數額沒有談攏,不能認為具有主動性。但中止的主動性不應以動機的性質為必要條件,否則就過于縮小中止的成立范圍。本案中,被告人清楚被害人愿意接受私了費,問題的焦點也并非“有與無”,而是“多與少”,不存在致使被告人認為不可能既遂從而被迫停止犯罪的情況,犯罪目的仍然可以實現。因此被告人在知道可以既遂的情況不愿達到既遂,應當成立敲詐勒索罪的犯罪中止。

(作者單位:江蘇省儀征市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