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無情勝有情
——讀幾則古人斷案判詞有感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9-26 15:39:11

楊懷榮   

最近,被告人何某玲犯遺棄罪一案在上海市長寧區法院宣判。由于何某玲兩次遺棄兒子,法院將“學習如何做母親”寫入判決。如何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通過強制手段促使何某玲樹立正確的家庭教育觀念、掌握科學的家庭教育方法、提高文明教育的能力,最大程度地修補母子感情,讓孩子健康成長?合議庭決定以緩刑禁止令的形式,將家庭親職教育作為強制履行義務寫入判決,這樣的判決在全國尚無先例,因而成為網絡熱點,引起人們的熱議。

有人認為,司法判決不能用道德說教的方法,嚴肅的法律不能摻雜任何附加的感情用語云云。筆者卻以為,此判決給判詞注入了人性的溫度,很好地把道德情感與法律有機相結合,值得稱道。

自古以來,人們總是把法官描寫成“鐵面無情”“鐵石心腸”。皋陶是舜帝時代執掌司法的“法官”,傳說他是中國法律的鼻祖,史有“皋陶作律”及“皋陶造獄,畫地為牢”之說。而關于皋陶的形象在《荀子·非相篇》中是這樣描述的:“皋陶之狀,色如削瓜?!奔慈縵髕ぶ?,面青綠色。將其面孔比附為當時流行的堅硬的金屬青銅器——青銅器近青綠色,意喻為“鐵面無私”的化身。再說家喻戶曉的北宋著名“法官”包拯,更是把他描寫成:“黑漆漆、亮油油,一雙眉眼怪雙輪。頭發粗濃如云黑,兩耳垂肩齒似銀。鼻直口方天倉滿,面有安邦定國紋?!?/p>

其實,自古法官為人做,道是無情勝有情。信手拈來幾則古人斷案的判詞,看古代法官的人情味。

從敦煌山洞出土的一份唐代離婚案判詞如是說:“凡為夫婦之因,前世三生結緣,始配今生之夫婦。若結緣不合,比是怨家,故來相對,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快會及諸親,各還本道。準妻相離之后,重梳嬋鬢,美掃蛾眉,巧逞窈窕之姿,選聘高官之主。解怨釋結,更莫相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貝誘庠蚺寫手鋅梢鑰闖?,這對夫妻因長期感情不和,法官為“解怨釋結”而判決離婚,準其“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好聚好散。并預祝女主人能選擇一個“高官”再嫁。情理交融,怎能讓人不服。

大文豪蘇東坡也曾任“法官”。蘇東坡到杭州時,權攝太守。有一官妓,申請解籍,欲解除人身束縛而過正常人的生活。該妓被人們稱作九尾野狐。東坡提筆判云:“五日京兆,判斷自由;九尾野狐,從良任便?!迸寫適滴桓倍粵?。該妓得此而甚喜,千恩萬謝。

有忤逆子打死其母,東坡依法判其罪后,又道:“打殺其母,禽獸不如?!幣饉際撬?,打殺其父,真乃禽獸。而此人打殺其母,則連禽獸也不如。用的是《晉書·阮籍傳》之典:“有司言有子殺母者,籍曰:‘嘻!殺父乃可,至殺母乎!’坐者怪其失言。帝曰:‘殺父,天下之極惡,而以為可乎?’籍曰:‘禽獸知母而不知父,殺父,禽獸之類也。殺母,禽獸之不若!’”同樣案情,法官若多學而擅詩文,語自簡潔多味,書判竟似美文。

南宋馬光祖任建康知府時,有一次審理了這樣一起案子:有個風流士子翻越人家墻院,偷會未婚女子被捉。主審法官馬光祖見其文質彬彬,想試一下他的才華,就用“越墻樓處子”為題叫他寫詩。這位被告提筆寫道:“花柳平生債,風流一段愁。逾墻乘興下,處子有心樓。謝砌應潛越,韓香許暗偷。有情還愛欲,無語強嬌羞。不負秦樓約,安知漢獄囚?玉顏麗如此,何用讀書求?”馬光祖讀后暗暗稱贊,便有意不予追究,還主動當起月老,提筆寫下判詞名《減字木蘭花》:“多情多愛,還了平生花柳債。好個檀郎,室女為妻也不妨。杰才高作,聊贈青蚨三百索。燭影搖紅,記取媒人是馬公?!北桓媧油禱崾遺接朧遺餃攵捶?,不能不感激判官馬公的成人之美。

在民間廣為流傳的鄭板橋“審?!卑腹適?,則體現出古人斷案充分考慮到“天理、國法、人情”,把法、情、理融于其中。該案說的是兩家為牛打起官司,原告說李某家的牛把他家的牛抵死了,要求李某賠償。被告李某說,他家牛和我家牛在一起吃草,誰知兩頭牛為爭草,就互相抵了起來,我咋拉也拉不開,我家的牛壯實,結果就把他家的牛抵死了,這不能怪我,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賠他的損失。原被告在大堂上爭執不下,鄭板橋在大堂上聽的明白,大筆一揮,寫下了判詞讓衙役分別發給原被告各一份,二人看判詞后轉怒為喜,雙雙撲通一下跪到鄭大人面前說:老爺公正,我們倆都服判。說完兩人高高興興地走出了衙門。為什么剛才在大堂上還爭執不下的二人看到判詞后轉怒為喜呢?原來二人接到的是相同的判詞,上面寫著:“牛抵牛,角碰角,活牛兩家用,死牛兩家剝?!閉馓逑至艘緣魑?,案結事了,以和為貴的理念。

而當下的某些裁判文書中,由于格式化的色彩較濃,較少運用各種倫理資源去解決糾紛,某些判決文書剛性有余,情感色彩不足。但是如果情不通,情理相悖,即便再精準的法言法語,也會使判決的效果大打折扣。

“公堂一言斷勝負,朱筆一落命攸關”。法律并不是鐵板一塊,法的目的在于懲惡揚善,在于幫助人們解決糾紛,為最大多數的人謀取最大的福祉。情與法,看似兩相抵牾,其實并不矛盾。法律是無情的,但法官卻應富有人情味。在裁判文書中,若充分考慮到情理法,克服法律鐵面、冷峻的一面,增添些人情味,彰顯人性化,對于化解矛盾、止爭息訟將發揮著積極的作用。

每讀古代法律書籍時,都為古代官吏的人情味所感。他們的詩文、書信自不必說,就連法律公文,也文采斐然而人情味十足,令人愛讀。法官博學多才,擅詩文,確是一種非常好的傳統。建議我們法官閑暇時不妨讀一讀《增廣賢文》,學點儒釋道之類書。雖然今之書判和公文不能如蘇東坡等人那樣寫,但也應盡量多點文采而不失人情味,避免生硬且干澀。

(作者單位:福建省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