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言詞證據時序性審查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27 15:12:35

作者:楊斌  

從取證程序角度來看,證據產生有先后時序之分,比如一般先有現場勘查、提取物證、痕跡等,才會有各種鑒定意見;從證據間內在邏輯關系來看,證據產生也有先后時序之分,比如先有被告人供述、指認現場,才會有提取到的隱蔽性很強的物證、書證。顯然,合乎法定程序和情理的證據產生時序,有助于鞏固證據鏈條,增強證據真實性,提升證明力。如果一項證據出現的時機異乎尋常,則存在證據偽造的可能。這種對證據產生的先后順序進行時間、邏輯上的梳理,進而判斷證據真實性的審查方法,就是對證據的時序性審查。

最常見的證據時序性審查是供證關系。在先供后證的取證模式下,由于偵查人員對案件事實并無先入為主的認知,且事后收集到的證據能夠起到對已有供述的印證或否定作用,故該模式下的被告人口供的證明力相對更高。在缺乏關鍵客觀性證據的特殊案件中,言詞證據之間的時序性審查具有重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是言詞證據真實性的指向標。筆者認為,對于言詞證據的時序性審查判斷應當注意以下兩點:

一是重視被告人首次認罪供述及產生時間的審查。一般來說,第一份口供的內容未必是最詳細的,但很可能是最真實的。因為,從被告人的角度來說,剛剛歸案,心情尚未平復,可能處于自責悔罪的心態之中,愿意配合辦案人員,對事情經過的記憶也比較清晰,能夠較為原始客觀地陳述案情。從偵查人員的角度來說,對證據掌握還不夠全面,對案情的認識也未全面建立,所以,在記錄口供時有意無意地誘使被告人口供變化的可能性較小。隨著訴訟程序的深入,雖然偵查人員掌握的證據越來越多,通過訊問能夠讓被告人口供展現更多細節,但是被告人的利己思想會占勝感性情緒,口供會發生模糊或者提出辯解的變化。所以,實踐中常見到,明明偵查階段供述清楚的案情,在公訴人提審或者庭審時,被告人常常說記不清了的情形。因此,第一份口供中記載的細節信息往往是最真實的,值得重視。如果首次認罪供述是歸案后經過多次訊問后才作出的有罪供述,尤其是期間訊問地點、時間、訊問主體等方面出現程序瑕疵情形時,該首次認罪供述的真實性往往值得質疑,必須深究其是否有合理解釋。

二是重視言詞證據變化過程的審查。被告人、被害人、證人有多份言詞證據在案時,既可能是在主要事實上堅持一以貫之的說法,但細節事實上逐漸豐富完善或者前后不一,也可能會出現突然認罪或者翻供、翻證的逆轉型變化。言詞證據出現變化是一種常態,前后完全一致反而違反人的記憶規律。記憶有時不過是歪曲的現實,或者殘缺不實的往事。而且,言詞證據提供者的感知、記憶、表達、誠信能力,訊問、詢問筆錄記錄者的接受、理解、文字能力,都可能影響言詞證據的變化。言詞證據變化過程的審查,關鍵點在于變化的時機、理由。實踐中,訴訟階段、強制措施變更時,被告人、被害人、證人等訴訟參與人身份發生顯著變化或者轉換時,有辯護律師介入時,有新證據或者新同案犯、被害人、證人到案時,有出所提訊、非法取證等違法偵查行為時,都可能會造成言詞證據變化。這種變化的原因既可能是正常的,也可能是異常的,需要結合全案證據進行判斷。對于變化原因的審查,可以通過直接當面接觸、當庭發問對質等方式進行。在缺乏關鍵客觀性證據案件中,變化合乎情理、供述自愿性得到保障的言詞證據,可以被采信從而認定案件事實。

(作者單位:浙江省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