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復議,提高公信力是關鍵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10-09 15:27:10

沈占明

今年是行政復議法頒布20周年。

從1999年到2019年,脫胎于行政復議條例的行政復議法經歷了從無到有,從粗到細,不斷完善的過程,其間經過兩次修訂,提高了行政機關復議人員的入門門檻,條文表述也更加準確。為更好地指導實踐,各地方、各部門依據各自特點,根據行政復議法制定了10部地方性法規,70余部部門規章,850余部規范性文件,提高審查力度,細化操作程序,使行政復議工作更加客觀、便民、接地氣。

行政復議法在實踐中得到了充分的貫徹落實。據相關數據:從1999年到2018年,我國收到行政復議申請226萬件,立案199.7萬件,審結186.4萬件,其中對原具體行政行為做出撤銷決定18.2萬件,變更2.4萬件,確認違法3.1萬件,責令履行義務2.9萬件,糾錯率14.3%,其中法律頒布當年糾錯率30%??梢院斂豢湔諾廝?,行政復議在保障公民合法權益、保證法的正確實施、維護法律尊嚴,實現公平、正義等方面,發揮了其應有的作用。

成績是喜人的,但也要清醒地認識到不足之處——

可以拿行政復議與行政訴訟作個對比。從成本上講,糾紛和矛盾解決得越早,成本越低,效果越好,后果越輕,矛盾雙方的矛盾對抗性越小。行政復議由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的上級機關審查并作出決定,刃口向內,自我糾錯,方便快捷。行政訴訟是當事人與作出處罰決定的機關對簿公堂,由審判機關作出評判,相對來說時間較長,花費的精力較多。但從受案數量上看,20年來有68.3%的行政爭議都繞過復議直接進入了行政訴訟。這個比例離我們所希望的大復議、中訴訟、小信訪的理想格局還有不小的差距。

當事人為什么不愿意提起行政復議?

原因是多方面的,行政復議公信力尚需進一步提高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由于很多復議機構與被復議者屬于同一系統或部門,甚至有可能是同一主管領導,再加上現在國家加大了對執法過錯的追責力度,各種人情、壓力之下,復議機構在作出復議決定時完全不考慮案外因素是有一些難度的,畢竟誰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存在問題瑕疵的個別復議案件通過媒體或者是口口傳播,其負面影響會遠遠超過個案,讓絕大多數實體正確、程序合法的復議案件為其背書背鍋,讓不明真相者對行政復議形成“官官相護”“維持會”的誤解。

另外一個原因是,有的復議案件質量不高,復議決定書說理性不足。這其實也和公信力有關系:個別復議人員素質良莠不齊,案件程序辦得不清晰透徹,案件決定邏輯不嚴謹嚴密,甚至有的還出現一些病句和錯別字。這樣的情況會讓當事人不尊敬、不信服、不放心。

當事人為什么提起復議?很多時候不是對事實認識不一致,而是對法律適用的理解不同。這時候就需要增加復議決定的說理性,把話說透,有理有據,讓當事人明白,做到口服心服。在這點上,目前很多法院尤其是較高級別的法院的判決書已經做到了。相比之下,一些行政復議決定尚有差距。有的是復議者的能力問題,實在寫不出來,只好“惜墨如金,言簡意賅”;有的則是為了?;ず臀中姓齠ǘ約治侍狻巴豕俗笥葉運?。

針對這些問題,國家各有關部門也在努力改革、調整、完善,圍繞公正效率這個核心,在科學性上做功夫;法律對新事物敏感關注,包容開放,虛心納諫,保持著一個隨時準備吸納和修訂的姿勢。應該說復議的大環境和小環境都在慢慢變好。

有成績,要肯定但不能沾沾自喜;有不足,要承認決不能諱疾忌醫。20年的風雨,行政復議一直走在不斷微調完善自己的路上。在下一個20年,面對新形勢,面臨新問題,同樣也會如此。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